标签:米兰到维也纳

海南维也纳酒店因“洋”名被通报实际上“米兰”一词更普遍

近期,海南共有15家维也纳酒店因“崇洋媚外”被海南省民政厅列入“海南省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清单”中,维也纳酒店总部对此提出异议并发布声明称名字合法。

本期镝数就来解读“洋”名字是否是海南不规范地方的普遍现象?哪些地理实体(比如小区,大型建筑物)不规范的情况最多?

“大、洋、怪、重”,这是对不规范地名的“刻意夸大”、“怪异难懂”、“崇洋媚外”和“重名同音”四种概括。海南省民政厅公布“海南省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清单”中,“崇洋媚外”的情况超过半数,“怪”是第二大地名不规范情况。除了欧洲的“维也纳”之外,北美的“加州”,南美的“圣地亚哥”,独立大陆“澳洲”皆有出现。那么,这些“大、洋、怪、重”的名称所对应的地理实体都是哪些?数据显示,居民区和大型建筑物两者占比之和高达89%,剩下的道路,桥梁等,每种地理实体出现“大、洋、怪、重”在这份共计84个不规范地名清单中个数不超过5个。名字比实体更大的大型建筑物

如果将“不规范类型”和“地理实体类型”放在一起来分析,可以发现大型建筑物最爱夸大自己:例如“海南省琼海市的琼州国际大酒店”和五指山市的“华人国际东方影城” 皆被指出超出地理实体地域、地位、规模、功能等特征。而在“崇洋媚外”上,居民区则比大型建筑物数量更多。为什么居民区也就是楼盘更爱用洋名?背后除了有开发商的小算盘,社会环境影响和法律监管不足同样也是原因之一。外国城市当中国地名,“米兰”被用最多

回到新闻事件本身,15家维也纳酒店同属一家公司,“维也纳”的名称在海南被重复15次,因此不能说明“维也纳”是洋地名中被使用最多的。

为了跳出地域上的局限,有学者曾对国内华东、华北、华南、华中、东北、西南、西北七大地区,选取北京,上海,西安、兰州在内的15个城市的居民住宅楼群、商贸办公楼等大型建筑、沿街门店名称的“洋化”情况进行研究(同一城市连锁企业名称只计1次),结果发现:洋地名中“米兰”比“维也纳”更普遍。地名和人名一样都具有特殊性和重要性,将外国名字硬加到中国名字中,这种做法恐怕是缺乏文化自信还是品牌需求?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布雷西亚

郎朗琴震米兰教堂广场与维也纳美泉宫

5月26日,郎朗在意大利的米兰教堂广场,与斯卡拉歌剧院乐团和指挥大师萨洛宁合作了《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庆祝米兰世博会倒计时一周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布雷西亚虽然现场下起了大雨,但现场的近5万名观众依然热情不减,他们打着雨伞,安静的聆听郎朗和乐团充满激情的演奏,并将最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献给了他们。

2010年,郎朗曾作为上海世博会形象大使,在开幕式上演奏了《江河情缘》。无论是上海还是米兰,郎朗依然希望通过音乐宣传世博会,通过音乐让城市变得更加美好。

5月29日的维也纳美泉宫音乐会意义非凡。这是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巡演的最后一站,包括此前在捷克布拉格和德国莱比锡两场演出,郎朗携手指挥大师艾森巴赫连续演绎了理查·施特劳斯的《d小调滑稽曲》,庆祝理查·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

此次维也纳美泉宫音乐会全球70多家电视台进行了转播,韩国部分院线也会进行延播上映,而CCTV音乐频道将会在6月1日晚22时17分进行录播,并由郎朗亲自做主持,一周之后还会发行现场版的CD和DVD。

郎朗与艾森巴赫以完美的配合成为维也纳夏季音乐会最大的亮点,经典的理查·施特劳斯《d小调滑稽曲》响彻整个美泉宫。演奏刚刚结束,观众们无法抑制住激动的心情,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给与郎朗最崇高的赞美。返场时郎朗奉献了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因为我听说莫扎特6岁时就在美泉宫为当时的皇室演奏。今天的美泉宫音乐会不仅要纪念理查·施特劳斯,还要纪念莫扎特。”郎朗说道。

夏季的维也纳欧洲音乐会是欧洲最大的古典音乐会,可以比肩冬季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足以证明其重要性和影响力。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第三次在美泉宫合作,第一次是在2005年6月的第二届美泉宫音乐会上,郎朗演奏了《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第二次是2008年6月的欧洲杯期间,郎朗奉献了《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两次担任乐团指挥的都是祖宾·梅塔大师。在第三次携手维也纳爱乐乐团在美泉宫完美巨献之后,郎朗感叹道:“今天真是太激动了,虽然天气有些冷,但是非常感谢现场观众们对我的支持!2013-2014的音乐季结束了,下一个音乐季还要两个月之后,谢谢大家对我整个音乐季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