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法国巴斯克血统球员

15名球员有非洲血统法国夺冠整个非洲都嗨了

7月16日凌晨,在卢日尼基球场中央,当七场比赛都没有一次射正的吉鲁站在C位高举起大力神杯时,包围着他的一众黑人球员同样肆意地狂欢。

这就是如今这支法国队的真实写照——祖籍非洲的年轻球员们,为法国队堆积起了满满的天赋。

“非洲力量”毫无疑问成为了法国夺冠的关键,即便球队中的大部分法国球员已经是第三代或者第四代移民,但质疑者们依旧将他们称为“非洲雇佣军”。

按照国际足联的官方统计,今年在俄罗斯世界杯上,有82名球员为非出生国踢球,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法国队,他们有15名球员拥有非洲血统,甚至有几位是出生在非洲本土。

乌姆蒂蒂出生于喀麦隆,曼丹达来自刚果金,博格巴的父母来自几内亚,坎特来自马里,马图伊迪的父母来自安哥拉,并经由刚果金前往法国,姆巴佩的母亲是阿尔及利亚人,而父亲来自喀麦隆。金彭贝和恩宗齐的父亲是刚果布,托利索的父亲来自多哥。

除了三位血统纯正的法国人,这群“非洲雇佣兵”才是法国在世界杯上一路走来的功臣。

正因如此,据美国媒体Bleacher Report前方记者报道,在俄罗斯的非洲球迷已经将法国队称为是世界杯的“第六支非洲球队”。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就是,当乌姆蒂蒂在半决赛中力压孔帕尼顶入关键进球后,喀麦隆国内的球迷几乎都沸腾了。

“他在半决赛的进球点燃了喀麦隆球迷的热情,特别是雅温得(喀麦隆首都),看球的广场完全被点燃了。”

喀麦隆国内广播电台的资深记者Njie Enow Ebai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依旧兴奋不已,他还记得在比赛结束后,当地主流报纸的一个头条就是,“喀麦隆帮助法国进入世界杯决赛。”

按照Njie Enow Ebai常年采访的认识,在喀麦隆的法语区,所有球迷都把法国队视为主队。

“世界杯期间,你去喀麦隆的酒吧、夜场或者酒店里,他们都在播放法国队的比赛。球迷欢呼、庆祝,不知道的人以为喀麦隆打了这一届世界杯一样。”

线支非洲球队,今年在俄罗斯其实并不够争气。于是乎,法国队就成了俄罗斯世界杯淘汰赛阶段,非洲球迷和世界杯唯一的联系,甚至可以看成是非洲球迷眼中“全村的希望”。

“在世界杯期间,马里共和国的球迷已经完全把法国队当成是主队。”来自马里的记者Amadou Alhousseini Toure这样描述马里的情况,“球迷支持法国队因为他们坚信非洲球员正在为法国队比赛。”

按照Bleacher Report的描述,像马里球迷这样的支持导向在非洲各国很普遍,他们的生活化境和文化还保持着浓重的“法式风味”。

而包括马里和喀麦隆在内,不少非洲国家他们的主流媒体资源都是来自法国,这也导致了他们在欣赏足球的选择上,大部分情况关注和追随的都是法国的足球联赛。

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非洲血统,在这些年轻的法国球员身上,处处藏着他们和非洲国家的关联。在俄罗斯一战成名的19岁天才姆巴佩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

他之所以能成为很多喀麦隆球迷的希望,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和喀麦隆在1960年代的第一代足坛巨星萨穆埃尔·姆巴佩·莱普有同样的姓氏,甚至有同样的身体特征和球场表现力。

“法国媒体对于非洲国家的影响很深远,所以很多伪球迷潜意识里也会为法国队加油。”Amadou Alhousseini Toure这样解释法国队和非洲国家的深层次关系。

“这里面有一部分历史原因,很多从1950年代就在读法国新闻的老一辈非洲民众,其实接收法国足球的信息已经超过了50年。”

所以当其他的非洲球队在世界杯上一一惨遭淘汰之后,法国队就成了他们“全村的希望”。恩宗齐28岁才披上法国队球衣。

1931年,法国队历史上第一次征召黑人球员劳尔·迪亚涅。但迪亚涅从一开始就被戴着有色眼镜对待,甚至是公开的种族歧视,不过,这没有阻止越来越多的非洲球员“涌入”法国队中。

在很长一段时间,非洲球员和非洲裔的球员在法国队的“生存状况”并不算太好,这也造成了当时的部分非洲球迷对于法国队存在着偏见甚至是愤怒。

阿尔及利亚和法国队的关系就长期保持僵化状态。尽管阿尔及利亚曾经被法国殖民了132年,尽管阿尔及利亚裔的齐达内曾经在1998年帮助法国队第一次捧起大力神杯,但是大部分阿尔及利亚球迷特别是老一辈的球迷,依然难以选择支持法国队。

“我认为大部分阿尔及利亚球迷是反对法国队的。上一代或是上两代阿尔及利亚球迷在球场上看到法国国旗或者听到法国国歌,就会有非常多不好的回忆。”

Maher Mezahi是阿尔及利亚资深的体育记者,他也见证了阿尔及利亚足球几代的努力。

在他看来,阿尔及利亚和法国队的僵局,也和这些年法国教练组缩减阿尔及利亚裔球员上场时间有关。

阿尔及利亚裔的本泽马和纳斯里曾是“87四少”里最风光的两位球员,然后,在2015年,本泽马和队友瓦尔布埃纳闹出了“勒索门”事件之后,他就被国家队禁赛。

2016年欧洲杯,德尚把本泽马从国家队开除,随后,本泽马就炮轰德尚“煽动种族主义”……

但就算如此,一大批出生在非洲的球员甚至是非洲裔的球员,期待着能为法国队效力,就像恩宗齐28岁才披上了法国的蓝色战袍,在决赛中还替补登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聊聊法国球员的血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今天凌晨的世界杯半决赛,法国青年军昂首挺进决赛,这也让他们再次成为了全球的焦点。回顾其与乌拉圭的四分之一决赛,发现双方阵容实在太有趣。

来自南美的乌拉圭队上场的11名球员几乎全部是欧洲人的后裔,其中绝大多数拥有乌拉圭和西班牙或者意大利的双重国籍,看上去倒更像一支欧洲球队。反观法国队,球员的老家来自五湖四海,一眼望去,非洲裔球员众多,有人调侃法国队是“非洲全明星队”。确实,法国队可能是参赛32支球队中文化背景最多元的球队,他们几乎每场比赛都会派上7到8名甚至更多的非洲裔球员,其他在法国出生的球员,民族成份也很复杂,比如前锋格里兹曼是阿尔萨斯的日耳曼族和葡萄牙人的混血、门将洛里斯是蒙特卡洛的加泰罗尼亚人……今天就追根溯源,聊聊法国足球的血统好了。

和德国、意大利、英格兰等欧洲足球强队不同,法国足球从一开始就有“天下大同”的豪迈气概。世界杯和欧锦赛都是法国人倡议办起来的。在使用球员方面从来都是“不拘一格降人才”,法国文化的包容性在足球方面得到极大体现。法国足球史上的伟大球星,竟然十有八九不是纯种法国人。有人说法国足球的血统不纯,事实上,法国足球的血统从来没有纯过。

参加1938年世界杯的法国队已经拥有一名非洲裔球员拉乌尔·迪亚涅(右四)

拉乌尔·迪亚涅出生于法属圭亚那,有塞内加尔血统。他的父亲布莱斯·迪亚涅是法国著名政治家,曾担任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市长。拉乌尔·迪亚涅1931年入选法国队,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国脚。参加过1938年世界杯足球赛,退役后曾担任塞内加尔国家队主教练。

方丹是普拉蒂尼之前法国最伟大的球员,他在1958年瑞典世界杯中个人攻入13球,这个纪录至今无人能破。方丹生于摩洛哥马拉喀什,早年在卡萨布兰卡踢球,后来曾经担任摩洛哥队主教练。

方丹的队友、曾效力皇家马德里队的法国五十年代另一名著名球星雷蒙·科帕原名Raymond Kopaszewski(雷蒙·科帕舍夫斯基),是波兰移民的后代。

带领法国队夺得1984年欧锦赛冠军的功勋教练米歇尔·伊达尔戈出生于诺曼底,父亲来自西班牙,母亲是巴黎人。

伊达尔戈的父母为他取名米歇尔(Michel)是为了向墨西哥民族独立领袖米格尔·伊达尔戈·科斯蒂利亚(Miguel Hidalgo y Costilla)致敬,因为法语中的Michel和西班牙语中的Miguel是同源词。

法国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星米歇尔·普拉蒂尼出生于洛林的意大利移民家庭。父亲阿尔多·普拉蒂尼(Aldo Platini)也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母亲叫安娜·皮齐内里(Anna Piccinelli)。普拉蒂尼的祖父弗朗切斯科·普拉蒂尼(Francesco Platini)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移民法国,普拉蒂尼算是“移民三代”。

曼联“国王”坎通纳出生于马赛,他的祖父约瑟夫·坎通纳(Joseph Cantona)来自意大利撒丁岛,他母亲则是西班牙巴塞罗那人。坎通纳的外公佩雷·劳里奇(Pere Raurich)曾是一名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

齐达内当年在法国队的中场搭档德约卡夫,父亲的血统是来自波兰的卡尔梅克人,母亲来自亚美尼亚。

法国队门将洛里斯1986年12月26日生于尼斯一个富裕家庭,母亲是律师,父亲是蒙特卡洛的银行家,加泰罗尼亚血统。雨果·洛里斯的弟弟高迪埃(Gautier)也是球员,踢中卫。洛里斯和前法国国脚约昂·古尔屈夫(Yoann Gourcuff,来自布列塔尼的凯尔特人后裔)一道从尼斯队踢到法国国家队,都曾从事网球运动。洛里斯13岁前是法国排名最高的少年网球运动员。

乌姆蒂蒂出生于喀麦隆的雅温德,两岁到法国。喀麦隆足协对他非常重视,罗杰·米拉曾出面邀请乌姆蒂蒂代表喀麦隆队参加国际比赛,但未果。今天看来,如果当时喀麦隆足协成功了,法国队今天的胜果就说不准了。

坎特的父母来自马里,马里国家队曾征召他出战2015年非洲国家杯,坎特并未应征。2016年1月马里队再次征召坎特,但坎特最终选择代表法国队参赛。

瓦拉内出生于法国里尔,父亲来自法国海外省马提尼克,母亲来自法国北部市镇圣阿芒莱索。

博格巴出生于巴黎近郊的几内亚移民家庭,在尤文图斯队他有一个外号“八爪鱼保罗”(意大利语Polpo Paul)

格里兹曼和“教授”温格一样,是来自阿尔萨斯地区的日耳曼族,所以名字看上去像德国人,母亲是葡萄牙后裔。他出身于西班牙皇家社会队,格里兹曼的妹妹莫德·格里兹曼在2015年巴黎事件时正在巴塔克兰剧院看演出,被挟持为人质,幸而获救。

吉鲁的祖母和外婆都是意大利人,他的哥哥也是职业球员,在法国U15和U17队时和亨利、阿内尔卡是队友,后来放弃职业生涯成了一名营养学家。

这么一看,您还觉得法国队仅仅是“非洲全明星队”吗?他们简直就是“世界全明星队”。四海一家、天下大同,在法国足球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他们的足球如此包容,实力能不强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移民球员成法澳战主角 法国前场皆拥有外国血统

世界杯C组首轮,法国队艰难战胜澳大利亚,格列兹曼造点并亲自罚进,安蒂蒂反手送给耶迪纳克一个点球机会,最后博格巴与吉鲁完成配合,一脚弹射撞到横梁下沿进网,为法国队完成绝杀。有一点相当有趣,和3个进球有关的这5名球员,没有一个是纯正的法国或澳大利亚球员,他们或是移民,或身有外国血统。两队的这场交锋,其实融合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足球人才。

吉鲁的祖母来自意大利;格列兹曼父亲来自德国明斯特,母亲则是葡萄牙后裔;博格巴出生在一个法国的几内亚移民家庭;耶迪纳克则是占澳大利亚总人口0.6%的克罗地亚移民后代;安蒂蒂的出生地则是喀麦隆首都雅温得,而后才移居法国生活发展。法国队内拥有诸多北非移民,澳大利亚也是著名的移民国家,国家队中拥有各种族裔的球员并不稀奇。只不过在两队共46人的参赛名单中,足足有40人是移民或拥有外国血统,占比高达87%,这样高的比例,在世界杯交战历史上也是前无古人的。

而和这46名球员有关系的国家,也足足达到了30个,范围横跨大半个地球,从加勒比海小国海地到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都为这场比赛贡献了一份“力量”。本文也选取了其中一些较不为人熟知的故事为读者讲述。

纳布特:本场比赛为澳大利亚首发担任箭头人物的是安德鲁·纳布特,他的姓氏多少可以让人看出他的祖籍,纳布特来自一个黎巴嫩家庭,他的父亲在黎巴嫩国内还是一名非常有名气的健美先生。在纳布特的个人资料页上,球迷也可以看到一些有关他的信息,比如纳布特标注自己会说黎巴嫩方言,最喜欢吃的食物也是黎巴嫩一种传统菜式kibbeh nayeh。

阿尔扎尼和姆巴佩:两人都不满20岁,在澳大利亚和法国阵中,是不折不扣的小字辈,他们的生日也只差了15天。姆巴佩的父亲来自喀麦隆,母亲则是阿尔及利亚手球国家队的一员。阿尔扎尼则出生在伊朗的胡拉马巴德,6岁才随家人移居到了澳大利亚,阿尔扎尼原本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然而最后他选择了足球。虽然暂时只能为袋鼠军团担任替补,但阿尔扎尼的未来不可限量,他也一定不会为自己选择了足球道路感到后悔。

登贝莱:有些球员的血统构成非常复杂,身上拥有3个国家甚至更多的血统,登贝莱就是其中的代表,他的身上有法国、塞内加尔、马里和毛里塔尼亚血统,这是因为登贝莱的母亲就是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混血。

德根内克:这位效力于J联赛的澳大利亚国脚来自一个克罗地亚家庭,克罗地亚战争时期,为了避难,德根内克举家逃亡到了澳洲,但在战争前期,德根内克还是亲历了其恐怖,在一个德语网站上,德根内克讲述了战争的残酷:“我仍然记得那些日子,不知道明天能否如常醒来。很多东西都在熊熊燃烧,这是一个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德根内克担惊受怕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年,最终随着其家人移居悉尼而告终。事实上,澳大利亚阵中的克罗地亚族裔并不止德根内克一人,后卫尤里奇、前锋尤尔曼、队长耶迪纳克亦拥有克罗地亚血统。除此之外,武科维奇、罗吉奇还有塞尔维亚血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