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巴斯克地区

非巴斯克人不收的毕尔巴鄂 怎么会有个黑人?

上轮西甲,毕尔巴鄂竞技客场4比0大胜加的斯。俱乐部换帅如换刀,马塞利诺上任后即拿下本土超级杯,又在本赛季国王杯打进半决赛。众所周知,毕尔巴鄂对自家球员的出身条件有严格规定,但选帅不拘一格。不过偶尔关注西甲的胖友发现“华点”:毕尔巴鄂怎么会有个黑人球员?不是非巴斯克球员不收吗,怎么还收外国人?

那个黑人球员叫伊尼亚基威廉姆斯。他可不是外国人,是如假包换的巴斯克人。虽然他的父母都来自西非利比里亚,威廉姆斯本人出生在比斯开地区,连名字都是巴斯克人专有的。不光他,毕尔巴鄂历史上第一个黑人球员拉马略也是巴斯克人,其父来自西非安哥拉,但母亲是本地人。

其实毕尔巴鄂俱乐部概念里的“巴斯克人”并不以人种、国籍、出生地作为唯一标准。在俱乐部建立之初的10多年间,有超过50名外国人(主要是英国人)在毕尔巴鄂效力过。而在这项自我约束的规矩实施后,至今也有7名外国人为毕尔巴鄂一队在正式比赛出场过。

这里最出名的当属拜仁名宿、1998年世界杯法国冠军队成员利扎拉祖。他在1996年夏天从法甲波尔多转会到毕尔巴鄂,只在西甲踢了一年就投身德甲拜仁。他出生在法国的巴斯克地区圣胡安德卢斯,无论从姓Lizarazu还是名Bixente都能看出是巴斯克人,去毕尔巴鄂踢球毫无压力。

不过,另一个法国人拉波尔特就有点绕远了。他出生在法国南方城市阿让,在当地接受足球启蒙。2009年,毕尔巴鄂在国际青少年友谊赛中看中了拉波尔特。但球员当时只有15岁,不符合国际足联的转会规定,因此毕尔巴鄂将他暂时“寄放”在法国巴斯克地区的巴约讷阿威龙俱乐部,几个月后才正式纳入自家青训营。这样,拉波尔特即便不是巴斯克人,也符合“毕尔巴鄂本队青训或其他巴斯克球队青训球员”的条件。

另一种情况是“在海外出生的巴斯克人”。这其实不新鲜,二十世纪上半页,大批西班牙人因国内社会动荡,去生活条件更优渥的拉美讨生活,后来重归故土。比如上世纪90年代毕尔巴鄂的门将比乌伦,出生在巴西圣保罗,但父母都是巴斯克地区吉普斯夸人。他虽然有巴西国籍,但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区长大。2006-07赛季在队效力一年的墨西哥中场伊图里亚加情况类似:父母都是巴斯克人,本人14岁回到毕尔巴鄂并进入青训营。此外还有委内瑞拉国脚阿莫雷别塔,他早年便进入毕尔巴鄂青训体系。在正式决定代表委内瑞拉出战国际赛事之前,他一直是西班牙各级国青队的固定班底,甚至有一次被德尔博斯克召入过成年国家队打友谊赛,但没获得出场机会。

还有一类是“出生在巴斯克地区的外国人”。就是之前介绍“西甲父子兵”时提到过的波斯尼亚人凯南科德罗。梅霍科德罗在皇家社会踢球时,凯南出生在圣塞瓦斯蒂安,落地就给上了“巴斯克户口”,别说后来这些年他也是在皇家社会和奥萨苏纳两家巴斯克球会的青训营锻炼出来的。

比较奇怪的一个例子是2018年加盟毕尔巴鄂的左后卫加内亚。他出生在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的比斯特里察,11岁才随家人移民到巴斯克地区的小城市巴萨乌里,在当地经营咖啡馆。他在毕尔巴鄂的卫星队巴斯科尼亚接受过3年培训,还代表巴斯克U18青年队打过比赛。虽然他职业足球生涯大半都在祖国罗马尼亚,但青训时期在比斯开地区那几年的经历让他获得“巴斯克身份认可”,得以在毕尔巴鄂历史上留下记录。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残阵对疲军巴斯克雄狮难胜

主队毕尔巴鄂竞技1月4号宣布换帅,西班牙本土名帅马赛利诺上任,随后的11场比赛,毕巴只在联赛中输给了巴萨两场,除此之外的9场比赛,球队拿下5胜4平的战绩。其中,球队主客场分别是5比1和4比0击败了上赛季欧联杯16强球队赫塔费和升班马埃尔切,主场对阵瓦伦西亚也拿到1分,状态突出。不过本场比赛中,毕尔巴鄂竞技将遭遇不小的麻烦。主力左后卫巴伦齐亚加受伤,主力中卫努涅斯和主力后腰贝斯加都停赛,轮换边锋比森特则因为感染新冠病毒遭遇隔离。球队防线的主力框架损失不小。

客队比利亚雷亚尔则刚刚打完欧联杯赛事,球队在客场2比0击败了实力不俗的萨尔茨堡红牛,虽然状态上有保证,但体力消耗不小。而且本场比利亚雷亚尔仍旧是客场作战,连续的旅途奔波也会让潜水艇的备战极为困难。从联赛的状态看,比利亚雷亚尔近期较差,连续五轮联赛不胜,4连平后上轮在主场1比2不敌贝蒂斯。而下周中,他们还将在主场对阵奥地利红牛,过于紧密的赛程,让机构无法对他们做出充分的支持。

毕尔巴鄂竞技竞技尽管状态不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然而防线减员严重,虽然马赛利诺上任后球队的攻击力表现突出,但本场防线上的压力颇大,也让机构无法拥有做出主队让步的信心。同时,大小球从2.25降至2球,也从侧面表达出对本场比赛对抗较为激烈的预期。综合来看,我看好本场双方握手言和。

社区堆肥|西班牙之旅②:巴斯克的鸡也可以堆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巴斯克地区是西班牙非常特别的一个区域。在地理意义上,它包括了巴斯克自治区和纳瓦拉省。其中巴斯克自治区包括阿拉瓦、吉普斯夸与比斯开三个省,自治区的首府在维多利亚市。巴斯克人是欧洲一个古老的族群,他们拥有自己的语言,不属于印欧语系。巴斯克人骁勇善战,民族意识和独立意识很强。

2002年,吉普斯夸(Gipuzkoa)省政府的执政党提出了《2002-2006综合垃圾管理计划》,提出要在当地兴建一座垃圾焚烧厂。当地社团纷纷反对焚烧厂的建设,并开始寻求替代方案,并提出零废弃理念。

2009年,吉普斯夸省靠近计划建焚烧厂位置的一个小镇——吴素比镇(Usurbil),设计了一套垃圾门对门回收系统(door-to-door collection)。这套系统是在居民区附近安装一种枝形挂钩,每个挂钩对应一个门牌号。在收不同垃圾的日子,居民把相应的桶拿出来挂在挂钩上,市镇人员来回收时会检查每个桶的分类质量,以保证垃圾的纯净度。而厨余垃圾被运到一个地方进行集中堆肥。

枝形挂钩垃圾回收系统,便于对垃圾的质量和纯净度进行管控,在巴斯克地区的其他市镇也有使用。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Maite是Berastegi的市长——西班牙的市都很小,市长其实相当于民选的镇长。这个镇只有1080户居民。她本人是一个环保人士。6年前,她成为当地社区协会的主席,开始推动社区堆肥项目。5年前,她当选市长,更是致力于垃圾管理的事业。

我们参观了当地的中央垃圾处理区。这是一片大约五六千平方米的空间,放置着各种垃圾回收设施: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和一般垃圾,还有西班牙独特的装玻璃回收物的冰屋,负责收集处理周边所有居民的垃圾。

Berastegi的中央垃圾处理区,左边的灰色大箱子装其他垃圾,绿色大箱子是装玻璃的冰屋;右边的小屋子专门放有害垃圾;中间是可回收物桶以及居民投放其他垃圾的绿色小桶。

市长Maite家的桶是23号,也在这一排桶之中。她扔的垃圾也会被大家看见和监督。不分类的人、垃圾产生太多而装不下的人,在这个公开的社区投放空间,都有可能被他人看见,社区舆论的力量会在这个场里发挥出来。

小桶旁边则是巨型垃圾桶。在西班牙,街上到处可见像蒙古包一样的垃圾桶,可装几吨垃圾。在这个社区,隔周的周五会把小桶垃圾倒入大桶,每月的第一个周一,市政人员会来把大桶运走。

在垃圾分类之后,尤其采用带锁的垃圾桶之后,镇上的垃圾产生量和处理量急剧下降:

在没有建集中垃圾投放点之前,其它垃圾在社区就近投放。一个镇需要40个大垃圾桶,每周需要清运3次。

在开展分类后,建立了新的垃圾集中投放点,居民需要走路或骑车来投垃圾,相对较远。镇里只需要2个大的垃圾桶,每月清运2次。这极大减少了其它垃圾的量。

黄昏时分,镇子四周青山环绕,风景如画。市长热情地为我们分享他们社区垃圾分类的成果,脸上闪着自豪的光芒。这些民选市长,哪怕在一个议题上推动当地发展,也需要多年的努力。这让我想到了中国社区里的“社区领袖”们,不仅推动垃圾分类,任何一个社区议题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平衡各种需求和利益,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耐心是难以解决的。

在西班牙这样看重自治的社会,居民对公共议题的日常参与度是很高的。像涉及到垃圾分类的公共事务,很多时候需求是从社区生发而出,7个公民就可以联名向政府表达诉求,开始一些小的尝试。

而像Maite这样的市长,与其说是一个行政职务,更类似于一个社团的领袖,她会发动、也会带领一些已经有意识的公民,一次次地与大家共同商量、讨论垃圾问题,搜集大家的意见和解决方案,最终形成共识。

第二天,我们参观了Josenea bio 公司。这是一家社会企业,员工主要是边缘人群,如失业人群等。他们用有机方法种植草本茶,产品有茶叶及护肤用品等。

这个公司在种植过程中需要大量有机肥,结识芮蒙等专家后,产生了把城市餐厨垃圾和乡村有机茶种植结合起来的想法。一年前,双方讨论如何实施,并获得了欧盟农业发展基金近20万欧元的项目资助,计划每年处理300吨餐厨垃圾。这个堆肥项目自2019年启动, 7月正式开始堆肥。

附近两个城镇的市民经过培训后,把杂质不大于0.5%的餐厨垃圾交由清运公司,运到这家公司的堆肥场。堆场是水泥地面,有斜度,便于堆肥时滲滤液排出。车子卸料时,工作人员会手工检查餐厨的纯净度,若杂质大于2%,公司可以拒收。每次运来的餐厨堆在一个地方,每个月堆一个长条形堆垛,用地膜覆盖。2-3个月后,堆物腐熟,经过检测后可用于公司的茶叶和农作物种植。

对城市有机废弃物进行分散管理,在小型、简单、安全的设施中堆肥,这符合欧盟循环经济的立法目标。前文提到,这个公司受到欧盟项目支持,项目名称叫“具有社会视角和培训的地方城市有机废弃物循环生物经济试点项目”。

该项目与当地的纳瓦拉大学进行合作,在开展实践的同时,也很注重研究、培训和传播。培训内容主要是“如何管理小型堆肥厂”,培训对象是地方官员和堆肥厂的技术人员。然后通过工作坊、会议、大学暑期实践和大众媒体等途径,进行公共传播和分享。

巴斯克地区的最后一站在一个小村里,也是此次行程中最欢乐的一个点。这个堆肥试验点非常特殊,由鸡来消化厨余垃圾,收获鸡蛋,产出鸡肥。这个系统的设计者是纳瓦拉大学的Natxo教授。他是有机农业的教授,他家就住在附近。这个养鸡场堆肥的创意,来自他女儿的想法,他把想法变成了现实。

小屋背后是一个投料口,居民的厨余垃圾从这里投入。鸡可从小屋正面自由进入,从楼梯上跳进堆肥箱,吃厨余垃圾,顺便用脚进行翻堆。吃饱了的母鸡,跳入旁边铺有稻草的箱子产蛋。居民可从箱体背后可开合的盒子里取得鸡蛋。堆肥箱上有一根横梁,鸡晚上栖息在梁上,粪便可以使堆料发酵得更快。一个堆肥箱满后,可以翻到另一个箱体继续进行发酵。

鸡在堆肥箱吃厨余垃圾的叶子,顺便给堆料翻堆,鸡粪又起到了酵素发酵的作用。

这个堆肥点实现了居民厨余垃圾的闭环设计:家里的厨余-堆肥箱的堆料-鸡的食物-鸡的粪便-成熟的堆肥-回到土地-生产优质蔬菜。还有一个副产品:鸡蛋。

热身赛:努涅斯绝杀巴斯克地区队2-1哥斯达黎加国家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虎扑11月17日讯 今天凌晨,哥斯达黎加国家队与巴斯克地区队在埃瓦尔主场进行了一场热身赛。

上半场第11分钟,穆尼亚因接队友传中,轻松骗过纳瓦斯推射破门,巴斯克地区队1-0哥斯达黎加。

伤停补时读秒阶段,巴斯克地区队角球开出,无人盯防的努涅斯头球破门,完成绝杀。

巴斯克地区队首发:埃雷林、努涅斯、阿尔瓦雷斯、威廉姆斯、穆尼亚因、托雷斯、格瓦拉、贝尔奇切、比亚利布雷、卡帕、莫尔西略

哥斯达黎加首发:纳瓦斯、杜阿尔特、卡尔沃、加博阿、沃斯顿、博尔赫斯、贝内贾斯、莱阿尔、阿尔法罗、坎贝尔、莫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