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柏林墙倒塌到投机市场兴起这25年艺术界发生哪些变化?

第一期《艺术新闻报》(The Art Newspaper)发行时正值柏林墙倒塌,两德重新统一。1945年盟军攻陷柏林,柏林博物馆里的世界级艺术珍藏根据归属地的不同被盟军瓜分,而到了1990年,德国与苏联本着睦邻友好合作精神签订契约,一致同意本国境内丢失或非法转运出境的艺术品应该被返还给其所有人或者后代。虽然俄国家杜马和博物馆馆长拒不合作,但一些前东欧集团国家已经率先开始返还被掠夺的私人财产和艺术珍品。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有人开始要求归还战时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这一要求也导致艺术品拍卖之前的背景来历审查收紧,以避免产生纠纷。在这一方面最引人关注的案件莫过于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的《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肖像》(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系列画作归属权的争夺,今年上映的电影《金衣女人》(Woman in Gold)就是根据该事件改编而成。

玛利亚·阿尔特曼索回《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肖像》事件成为战后艺术品返还的经典案例

这五幅作品战时被纳粹收缴,最终成为奥地利国家美术馆(Österreichische Galerie)的星级展品。鲍尔夫人的侄女玛利亚·阿尔特曼(Maria Altmann)向奥地利当局索要画作,但奥地利政府却予以拒绝,要求她首先向美国最高法院起诉取消奥地利政府的主权国家司法豁免权。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维也纳的一个仲裁小组在2006年1月判决支持玛利亚的诉讼。画作最终回到玛利亚·阿尔特曼的手中,数月之后,纽约的亿万富翁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以1.35亿美元的天价将之收入囊中,现藏于其位于纽约新美术馆(the Neue Galerie)。

英国国家彩票公司(UK’s National Lottery)成立于1994年,初衷是为慈善事业筹集资金。但在运行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问题,政府过于依赖来自彩票公司的资金,趋于削减一般公共开支。所以英国国家彩票历经一系列改革,最终只有特殊项目可以通过彩票筹措资金;申请人也要多渠道筹集资金,不能单纯依赖彩票;筹措资金时须严格按照既定策划执行;非大事件不得通过该途径筹集资金。通过这种方式,他们不仅修复、兴建许多博物馆、公园和公共建筑,而且还提高了自身的管理标准和公共服务水平。

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的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是第一批获得资助的人,他用这笔钱将泰晤士河畔的发电厂改造成大名鼎鼎的泰特现代艺术馆,建馆总成本1.34亿美元中有6620万美元是来自国家彩票的资助。在2000年艺术馆开馆晚宴上,巨大的涡轮大厅中回荡着迷幻铜管的音乐,这是由艺术家杰米里·戴勒(Jeremy Deller)首创的融传统管乐队、酸屋音乐及现代电子乐为一体的新音乐形式,来自斯托克波特(Stockport9)的Williams Fairey 管乐队现场演奏酸屋舞曲。自那时起,泰特现代艺术馆在吸引大众兴趣和推动当代艺术普及流行方面就做的非常成功,2014年全馆接待580万人次访客。

在西班牙巴斯克首府毕尔巴鄂,伫立着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博物馆外墙上俯冲的金属线条展示了后工业化时代的风情。这里正在展出从纽约和威尼斯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借来的展品,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参观游览。

现实中,很多人都相信兴建一座造型奇特的现代博物馆会帮助陷入衰退的后工业化城市走出困境,人们称之为“毕尔巴鄂现象”。

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1997年开馆,三年之内就纳税一亿美元,与建馆成本相当。自此以后,全世界的城市都竞相开始打造自己的由明星建筑师设计的博物馆,建筑通常比他们所收藏的珍品更出名。阿布扎比正在建造自己的卢浮宫,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操刀设计,还在兴建一座由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国家博物馆,形状就像猎鹰翅膀上的羽毛和放大版的古根海姆博物馆。阿利耶夫家族(The Aliyevs)是阿塞拜疆的统治家族,他们委托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在首都巴库设计了一座巨大的文化中心,外观呈波浪形,内部几乎没有一堵垂直的墙,很难用来挂展品。但这类展馆并不是为了实用而建。

1998年,佳士得拍卖行里第一次拍卖现当代艺术作品。一般来说,现当代艺术作品主要指那些年限不超过三十年的作品。在此之前,它们一般都是在画廊里面对面交易,只有真正喜爱的人才会参与其中,但突然之间,现当代艺术品开始公开交易,价格透明并记录在案。而且随着市场行情的变化,投机行为开始出现。自从那次拍卖之后,超现代主义艺术品展览会开始激增,一种全新的收藏—投资关系形成。

当2008年美国经济危机爆发,金融市场内幕曝光之后,在艺术市场上也发生了这么一个有关艺术品炒作的小故事。2007年在丹麦的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展出过一系列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并出版两本铜版纸的目录,由博物馆和知名学者合力打造。在丹麦的展览结束后,作品被送往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Israel Museum)展出。但就在展览结束之后两天,2008年三月份苏富比拍卖行宣布所有的参展品将在香港拍卖。两家博物馆对此事的来龙去脉均不知情。

2002年,作为对“9·11”事件和美国高涨的战争呼声的直接回应,五年一度的国际盛会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11)在德国小镇卡塞尔拉开序幕,直击当代艺术最棘手的问题。几乎没有直接展示这次灾难的任何内容,也不涉及性、性别政治和讽刺等元素,这次展览猛烈抨击暴力、贫穷和社会阶层分化。

总策展人奥奎·恩威佐(Okwui Enwezor)是尼日利亚人,也是卡塞尔文献展历史上首位来自欧洲以外地区的主策展人,他选择严肃艺术家的作品来展现全球发生的重大事件。几乎没有绘画作品,大都是视频和摄影题材。一些批评家对展览明确针对社会现实和政治问题非常不满,但这就是当时所需要的:让人们走出艺术世界,关注民生疾苦。从此以后,西方艺术圈的大门开始为中东、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敞开。

2001年,伊斯兰主义者破坏传统文物的行径迅速抢占全球媒体头条,在领袖毛拉·奥马尔(Mullah Omar)命令下,他们炸毁了始建于公元六世纪的阿富汗巴米扬立佛。

伊斯兰国(Isis)今年二月份开始破坏偶像运动,他们先是砸毁了摩苏尔博物馆的亚述浮雕,随着领土的扩张,他们又摧毁了占领区的教堂、庙宇和亚述古都尼尼微城的纪念碑。八月份,Isis在帕米拉古城(Palmyra)将81岁的叙利亚考古学家卡勒德·阿萨德(Khaled al-Asaad)斩首,这座古城风景如画,建筑学和考古学意义巨大,由卡勒德主持挖掘和修复。随后,Isis又炸毁了巴尔夏明神庙(temples of Baal Shamin)和贝尔神庙(temples of Bel),以及其他一些古墓。过去25年中东和巴尔干地区战火频仍,大量古迹遭毁坏,许多珍藏被洗劫。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2003年4月份巴格达国家博物馆(Baghdad’s National Museum)遭受洗劫,当时美军就驻扎在附近但却没有制止劫掠行为。巴格达国家博物馆馆藏约十七万件文物,大概有一万五千件被偷,还有近一万件图章之类的小文物失踪。

在德国和纽约发生的多起诉讼案件表明有大量二十世纪的艺术品被仿造。曼哈顿法院刚受理起诉已停业的诺德勒画廊(Knoedler Gallery)的诉讼,收藏家皮埃尔·拉格朗日(Pierre Lagrange)声称画廊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他一幅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画作的赝品。联邦调查局也在调查画廊伪造其他一些艺术家作品的案件,包括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 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 和理查德·迪本科恩(Richard Diebenkorn)等人的作品。

目前案件正在审查中。在德国,沃尔夫冈·贝特莱希(Wolfgang Beltracchi)于2011被控伪造罪和贪污罪,他供述自己伪造了一千到两千件艺术品,包括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和费尔南德·赫尔(Fernand Léger)等五十位艺术家。

由北京保利(Beijing Poly)和中国嘉德(China Guardian)披露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拍卖市场份额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这个数据可信度不高,但作为艺术品拍卖市场新贵,权威专家和投资者视中国为全球艺术市场持续繁荣的动力引擎。同年,高古轩带着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名作——钻石镶嵌的头骨来到香港开新画廊,西方各大画廊也紧随其后。巴塞尔艺博会和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Art Basel and Art Basel Miami Beach)的拥有者在香港艺术博览会中拥有控股地位。

中国艺术品的市场需求仍集中于古玩字画方面,较少关注西方或中国当代绘画。但是国家已经开始投巨资兴建博物馆和艺术设计学校,私人博物馆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兴起。曾经的出租车司机,如今的亿万富翁刘益谦就拥有两座私人博物馆,他在今年11月以1.7亿美元的天价将莫迪里阿尼(Modigliani)的《侧卧的裸女》收入囊中。

如果一个国家能拥有一座像威尼斯这样风景优美,历史悠久,建筑古色古香的名城,所有人都应该对其倍加呵护,但在意大利情况却正好相反。

由于反对游艇进入市中心的抗议活动不断升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最终在2014年向威尼斯市政当局发出警告,如果他们不能提交一份令人信服的方案来保护环礁湖,会将威尼斯添加到濒危遗产名录中。但事实上,允许游艇进入威尼斯仅仅是市政当局城市和环境管理不善的一个缩影。2013年,负责建设防洪工程的公司爆发大规模贪污丑闻,包括市长在内35人被捕。工程总预算在2003年只有34亿欧元,但到2014年已经上升到55亿欧元,贪污至少使工程预算上升10亿欧元。该工程预计于两年内竣工,将保护城市免受特大洪水的侵袭,但对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却束手无策。如果不能有效遏制海平面上升的趋势,威尼斯将成为气候变化的第一批受害者。

2000年,《艺术新闻报》出版一期特别报道介绍网上激增的艺术品拍卖网站,这极有可能是金融资本运作的结果,事实上能存活下来的网站微乎其微。但新科技的力量总是难以忽视,近十五年来,以拍卖行为代表的艺术品网上拍卖网站已经越来越完善。

苏富比拍卖行刚在Apple TV上发布一款应用,用户可以在上面收看专家解读和实时售价,还可以通过订购价格数据库了解艺术家作品的价格。所有这些,加上eBay之类早已广为人知的线上拍卖网站,让顾客可以不看实物就放心大胆的在网上购买艺术品。这种方式同时也将交易和销售结合到一起,Artsy是一家初创公司,由著名的艺术品经销商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和收藏家达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联合投资,苏富比拍卖行与Artsy在十月份联合举办了一场网上拍卖会。可能他们第一次合作不是太成功,因为他们并没有透露拍卖结果如何,但由欧洲艺术博览会(European Fine Art Fair)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从13年到14年,网上销售的艺术品和古董增加了32%,去年更是达到了37亿美元的交易额。占所有艺术品总成交额的6%。

中国和日韩的买家似乎特别青睐网上购买艺术品,但买家也疑心重重:网上到处是赝品,图片跟实物总是有很大差距。目前为止网上销售的艺术品单价很少有超过五万美元的,这个市场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卖家的信誉如何以及在交易没有达成时是否愿意退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