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疫情调查委员会:前卫生部长试图包庇总统并在疫苗话题上撒谎

这位前部长表示,除了几乎没有和总统及其儿子过多交谈外,也不知道现任总统的儿子是否参与了与辉瑞公司的会谈。

前卫生部长帕祖洛(Eduardo Pazuello)于今日(19日)在疫情调查委员会(CPI)的证词中试图包庇巴西总统博索纳洛(Jair Bolsonaro )。在关于指导新冠患者使用氯喹等问题上,他指出,决策过程是政府的责任。

委员会报告员卡列罗斯(Renan Calheiros)表示,巴西前外长阿劳霍(Ernesto Arajo)“免除了其本人和共和国总统任何参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责任,并将全部责任推卸给了卫生部”。帕祖洛回答说道:“每个部委都有自己的职责,如果他只是在谈论医疗健康的行为,那确实都是属于卫生部的范畴,如果他指的是应对新冠疫情的反应,那么就涉及很多部门。”

卡列罗斯说,帕祖洛在作证时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包庇总统。此外,去年10月,帕祖洛曾录制了一段视频,称他与总统的关系是“一个命令,另一个服从”,然而在疫情调查委员会上他表示这只是军事术语。

关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指导,帕祖洛表示与之有关联的泛美卫生组织(PAHO)的代表始终在场,但该决定是由卫生部做出的,卫生部 “利用世卫组织的立场来做出各项决策。” 帕祖洛指出,关于是否采取限制性措施的部分决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seasefreetea.com/,布雷西亚卫生部将决策权留给了各州市政当局。

此外,这位前部长还多次表示,他的决定并未遭到总统的反对,即使在购买克尔来福疫苗的事项上也未遭到反对。尽管当帕祖洛已签署购买4600万剂克尔来福疫苗的意向书时,博索纳洛却公开表示将不会购买此疫苗的事件已众所周知,但这位将军还是表示:总统从未向他直接下达不允许购买的命令。在前部长的认知中,博索纳洛的公开讲话与直接下达命令不同。

当报告员卡列罗斯问及帕祖洛与博索纳洛会面的频率时,这位将军回答说道:“比我想的要少,我宁愿多跟总统会面,我们之间的关系本应更加密切。但职位和议程将此复杂化了,客观地说,我和总统每周可会面一到两次。”

帕祖洛还否认其知晓现任总统的儿子、里约热内卢议员,卡洛斯·博索纳洛(Carlos Bolsonaro)参与了在总统官邸与辉瑞公司的会面。他表示从未听说过这件事,且从未与该议员谈论过此事。